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布琼布拉  >> 布琼布拉经济 >> 正文 >> 正文

警报千亿蝗虫到达邻国,中国会爆

来源:布琼布拉 时间:2021/4/15
非洲的蝗虫之灾愈演愈烈,传闻中亿只蝗虫大军正扑向中国而来。本就闹心的我们,是否要承担下一场可能的灾难呢?

东非地区,包括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吉布提、索马里、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坦桑尼亚和塞舌尔等国家。这里海拔较高、大河湍急、水草丰美而适宜种植粮食,是这片大陆为数不多的良好地缘所在。

东非地形图

这其中,坦桑尼亚、肯尼亚和乌干达三国交界处,是海拔平均米左右的维多利亚湖区。它是世界第三大湖泊,面积是我们国家第一大湖青海湖的15倍,甚至是马尔马拉海的6倍。

这么大的淡水湖泊自然水量丰富,物种繁茂。而且它的区域很大,靠近湖水的地区多是沼泽和湿地地貌。可惜的是,这样的地貌滋生了蝗虫的繁衍。

蝗虫是飞虫类的“小强”

蝗虫的繁殖能力太强。据预估,年的湿润天气,造成东非的蝗虫暴增万倍,其个数已经达到了亿只。更可怕的是,2月将是蝗虫的又一个繁殖季节。如果再这样扩张下去,蝗虫之灾将遮天蔽日,永无宁日。

蝗灾的发源地-东非湿润地带

从上图就可以看出,维多利亚湖周边有很多的湖泊,有大量的农田作物。蝗虫少的时候,尚不构成威胁。蝗虫繁殖过盛后,就开始不够吃了。于是寻找粮食而迁徙的大规模活动开始了。

最先遭殃的显然是邻国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接着是穷的揭不开锅的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显然蝗虫们在这里一无所获,于是飞跃红海到达中东半岛。从地图上看,就知道这里沙漠多,河流几乎没有,又哪有足够蝗虫吞噬的粮食呢。

蝗虫大军的行进途径

于是,它们再飞过波斯湾来到伊朗和巴基斯坦。这一回,它们终于遇到了一块富饶之地。要知道这片土地是人类历史上最早开始耕作的地区,比如小麦的原产地就在伊朗。巴基斯坦受灾严重,据巴铁的媒体报道:

蝗虫在巴基斯坦每天都在成倍地增加。蝗虫每天可以破坏人使用的食物,当地的棉花、小麦、玉米等大量的农作物无一幸免。巴基斯坦信息部长阿瓦恩对外宣布:“我们正面临2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威胁,已决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这一威胁”。

蝗虫过境,遮天蔽日

而蝗虫这样的吃货军团又岂能罢休,它们沿着农田、河流一路东去,下一个目标是农业大国-印度。目前来说,印度和巴基斯坦交界的拉贾斯坦、古吉拉特两个邦正在受灾。

印度已受灾区域(橙色)

按标编者推测,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的办法,蝗虫们会沿着恒河到达东巴基斯坦地区,这里有孟加拉国和印度的阿萨姆邦。至于北上,是万无可能的,平均米海拔的喜马拉雅山山脉是一堵屏障,保卫着我们的西部国土。阿萨姆是印度的小天堂,由于三面环山(而且都是大山),所以气候湿润、雨量充足。再加上布拉马普特拉河的径流量非常大,河谷里土地肥沃,农作物高产,是印度的粮仓、茶园。

阿萨姆的稻田

丘陵地带是茶园

最西边的拉贾斯坦邦已经有超过20万公顷的农田受到了蝗虫袭击。最东边的阿萨姆邦,也瑟瑟发抖。水稻、黄麻、茶叶、棉花、甘蔗、土豆和油料作物都是蝗虫下一个垂涎的口粮。这次的蝗灾,被公认为是近30年来最凶猛的一次。其实也是多次小灾的积累所致。那么,很多人都会想到,下一步蝗灾会蔓延到中国吗?青藏高原是安全了,那云贵高原呢?

中国的西南防线

要知道,正在全国一心抗疫的时候。要是蝗虫们从印度过来,到达中国的西南地区,那无非是火上浇油。

但是看了上图,我们的心基本可以放下了。印度和中国中间还有一个缓冲带-缅甸。而缅甸为我们筑起了第一道防线。

缅甸的西部是纳加丘陵-巴坎山脉-若开山脉的一道南北长达公里的屏障。这条山脉的高处达到米之高,低矮处也有米的海拔。这对蝗虫来说,略有难度。但并非完全没有穿越的机会。

若开山脉缅甸中部是伊洛瓦底江平原,是宜居之地。而东部是野人山和掸邦高原。这里是热带雨林密集的高山丛林,气候干燥,海拔在米之上。而且雨林的生态系统里,鸟类是非常重要的组成。这对蝗虫来说,无疑是去硬碰自己的天敌。过了这第二道防线,就到达了中国。云贵高原的西部是以高黎贡山为先锋的横断山系。此时已经不是山脉,而是众多山脉组成的山系了。同时,横断山区的粮食种植面积也不是很大。蝗虫们缺少中途补给站,也难以飞跃太远的距离。高黎贡山

但是,也不能这么乐观。因为就在前两年,云南的西双版纳就发生过蝗灾。看下地图就知道,西双版纳位于云南的南部,和缅甸掸邦、老挝丰沙里相连。

掸邦的海拔较高,问题就出在老挝。它的海报在米以下,是蝗虫可以突破的防线。而从缅甸到老挝,中间还要途径泰国。尽管这是一个千里大转移,但如此众多的蝗虫在饥饿的推动下到处乱窜也是巨大的隐患。

突然有一种《权利的游戏》里异鬼大军南下的感觉,蝗虫和异鬼们一样,不仅移动迅速,而且越聚越多,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抗蝗灾新进展

年,在中科院的支持下,中科院院士、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认为,沙漠蝗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科。他们团队破解了飞蝗基因组,发现飞蝗的致死基因和两型转变的奥秘可以启发人们发展新型农药。

最近,康乐与团队完成了绿僵菌的基因改造。“它的杀虫毒力非常高,有国际专利,有望在控制飞蝗和沙漠蝗蝗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那么,中国的治蝗经验和技术储备是否可用于此次国际救援呢?对此,康乐表示,因为沙漠蝗与飞蝗的发生特点和环境不同,直接将我国改造蝗区的经验移植过去可能不太现实。但是,我国科学家开发的真菌生物农药和群聚拮抗剂结合化学防治可以应用到非洲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

相信国家,不会让那一丝的可能性,发生在云贵川!

资料来源:综合新农业圈,新闻晨报,新闻周刊,中国科讯,中国科学报,生命科学教育,童城亲子整理发布致力于亲子内容精选,部分内容图片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温州宝妈咨询营

扫码了解更多同城活动咨询

----------

探索世界

野外生存

农耕体验

独立成长

童城亲子营

帮助孩子探索身边的世界

寻找校园之外的校园

推广合作联系:

班级定制合作-5

探索世界

野外生存

农耕体验

独立成团

点个在看,分享给更多人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qiaobusios.com/bqbljj/11712.html